创意安天

 找回密码
 注册创意安天

程序苦旅再回首——安天张栗伟访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3 14: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程序苦旅再回首
《计算机应用文摘.2006合订本》

按语:这是安天技术负责人张栗伟在2006年接受计算机应用文摘记者的访谈,不知道能否与求职的年轻学子产生共鸣。

几年前,《黑客防线》杂志刊载的一篇《十年程序苦旅》,让人们认识了安天实验室的主力研发人员张栗伟,这段从大学肄业,流离辗转,走上职业信息安全工作者的道路感动了不少人。据说有经历相似的程序员为了激励自己,把这篇文章打印出来放在枕边。
今天他过得怎么样?又发生了哪些故事?没有完成大学教育的他,他怎么看待大学教育?他又怎么看待程序员的成长?让我们再次走进张栗伟。
张栗伟的英文ID是Leiwhere(这个ID也被恶搞为李外二),就让这个ID来代表他的名字吧。

从肄业小贩到职业网络安全工作者
有一位没上过大学的程序员说,他去应聘安天时,有点怯的说,我就是高中毕业,没有学历,安天能要我么?当时负责招聘的人一下就乐了,“学历?我给你讲讲张栗伟的故事吧”
…..

记者:我看过《十年程序苦旅》,知道你大二就离开了学校,卖过水果、卖过冰糕、修过路,但现在你已经是一个知名安全公司的副总了。尽管文章里面写了很多,我还是很感兴趣那段经历。能再说说么?
Leiwhere:“首先安天并不是一家知名的企业,员工不足100人(这是2006年数据:本站注),应该说还是一个小团队。如果说过去因为安天做过一点该做的工作得到了好评,这只是一种希望和鼓励。大家期望我们做的更好一些。
卖冰糕和修路的事情确实是有的,人总要生存,不过卖水果只卖了一天,那时你突然明白自己该去干什么。就要去干。就算是没有机会,也不能生疏了。
所以就开始找看机房、培训学校之类的工作。只要手指在键盘上,我就觉得这个世界顿时海阔天空。
今天的我依然如此。”

记者:“你大二都没读完就被开除,你读的专业也和计算机无关,你的经历,这是否传达了这样一种信息,大学文凭对人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机会?”
Leiwhere:“我被开除的原因,确实是因为我热爱编程,但我的专业是化工,我一定要执著于我爱的事情,所以我就没有时间学习本专业的课程,当然我对此也不感兴趣。
但我希望年轻人们慎重对待文凭,我在来安天之前,曾经到中关村的软件公司求职过两次,但你没有本科证,基本上面试的机会都争取不到。同时,大学不能简单的和文凭等同起来,他还代表着你人生的最后一段以学习为主业的时间,一段梳理思想的时间和学习如何与人相处的时间。

记者:“你想象过么?如果你大学顺利毕业了,你的命运会怎样呢?”
Leiwhere:“也许被分配到某个化工厂去了,有一个稳定的生活。但我相信我对计算机技术的热爱是不会沉沦的,最终我还会走出来的。还会有一块视野和天地,但肯定很难找到安天这样一个团队,去和伙伴们实现一个群体英雄主义的理想。我从不说安天对我是一个机遇,而说是一个机缘,机遇和缘分风云际会”



从程序员到副总经理的安天纪事
安天每人都有外号,小名,张栗伟的外号是老张,作为研发1号人物,主持研发的副总经理,老张经常是被人恶搞的对象。
在安天BBS上,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段:
“因为我是老张,所以我是流氓
因为我是流氓,所以大家认定我是老张
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流氓,那么一定是我老张
如果世界上还有其他流氓,那么他们一定没有我流氓
如果我不说自己是流氓,他们其他流氓都没有胆量说自己是流氓
如果世界上真的没有流氓,那么一定是我已经阵亡”

记者:“能说说当初刚到安天的时候得感觉么?”
Leiwhere:“刚到安天的第一个月,我的工资是500,(记者惊呼)不要诧异好像怎么会这么少,这是我给自己的开价,其实那时自己心里特别虚,因为自己行还是不行,虽然自己有信心,但不能最后确定,如果自己不行,你就是拿5块钱心里都很惭愧。我相信如果作为DOS程序员,我仍然是出色的。但来此前几个月,上机的时间很少,windows程序开发的书只是在空闲中看了两本,但根本没有实战过。第一个月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不敢拿出一行东西给大家看。当时介绍我来安天的人都急了,就和我说了一句话,我当初和人家介绍你,一直说你是资深C/C++程序员。
第二个月,一下就顺了。看着东西一天天出来。自己知道没问题了。”

记者:“第二个月你直接定级到高级程序员,是么?”
Leiwhere:“差不多吧,有些记不清了”
记者:“听说02-03年,安天的试用工资都是500?有个笑话说,因为你试用期工资500,留下了心理阴影,所以就给招聘定了这个规矩”
Leiwhere:“这段时间确实存在过,不过原因当然不是这个。其实就是团队太穷,那时从驻地到买电脑元件的地方大概2站路,都是走着去,走着来,哪怕抱着显示器或者主机,就是要省坐车的那几毛钱。现在的年轻人其实不是特别理解,其实一个坚持理想和方向的技术团队生存不是那么简单。”
    记者:“你在武汉的感觉和后来回到哈尔滨做主管研发的副总有什么不同?”
Leiwhere:“在武汉的那个岁月挺快乐的,早晨10点多大家起来,走过很长一段路,到开发的地方。到了下午4、5点钟和合作伙伴们打打三角洲或者CS。吃完晚饭,从7点左右继续写程序,写到12点左右,回宿舍,还能再看看书,2点来钟睡觉。
回到哈尔滨进入核心技术团队,这个时候就感到压力大了。03年,负责开发Antiy Ghostbusters V4的时候和负责项目质量的另外一位负责人分歧特别大,当时都想过请两个月长假回家缓一缓。我这个人的性格是团队有需要我就冲,遇到矛盾分歧我要退一步,当然有的时候这种方法比较消极。
05年的时候,安天总负责人在北京时间特别多,于是我开始负责哈尔滨全面的工作,这是相当吃力的一年,我自认比较擅长研究工作,但不擅长多任务并行处理。柴米油盐的事情都跳了出来,这时感觉压力就空前大了。很多事情肯定不是自己擅长的,但团队需要就要去做。
所以到07年10月,安天管理团队开了一个会,决定调整为彻底采用方向分管体制的大船架构,把技术攻关工作放到我这里。”
记者:“你怎么看待恶搞的文化?”
Leiwhere:“恶搞肯定是安天技术文化的一部分,是大家每天快乐的一个源泉,这是一种活力的表现,我喜欢这种文化。”
记者:“但你是不是被恶搞次数最多的呢?圈内还流传过 赵忠祥录音之安天版,好像是恶搞你实现算法的事情。你会觉得郁闷么?”
Leiwhere:“(笑)郁闷?你会这么理解这个问题么?这种事情就像相声的砸挂一样,被砸说明大家想着你呢。其实安天恶搞的经典很多,比如有人把seak现在的照片和大学毕业的照片放在一起,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比现在瘦60多斤,他们把两幅照片放到肯德基的背景下,然后写上, “如果你想和他一样,请享用垃圾食品”。”



关于大学与学历
2003年,安天负责人肖新光找到某大学的软件工程学院,希望让张栗伟去读在职的软件工程硕士,当听说张没有本科学历的时候,接待的老师们面露难色。肖新光情绪失控的说,他自己没有要来读,我只是想让他人生不留什么遗憾而已。其实他来当个学院副院长水平都够了。
张栗伟的心中真的会有遗憾么?
我们在在网上搜索资料的时候,我们还发现了有趣的一幕:“某个大站高校社区里面有一个在张栗伟就读过的大学的版面,一个学生留下了这样一段愤世嫉俗的话,我们这个傻X学校,居然曾经开除过安天的领导者之一张栗伟。

记者:“有人用你的事情做例子,骂你就读过的学校,你怎么看待这种情绪。”
Leiwhere:“虽然没有毕业,可是我最基础的知识确实是在大学里学到的,大部分的课堂时间,我都在看图书馆中计算机方面的书籍,这段时间过去了,你再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时间。这也导致我最后挂科过多被"劝退",当然劝退,这是开除的一个温柔的说法了。
我确实也对目前国内计算机高等教育的现状不是很满意,落后的课程设置,简单粗暴的管理模式,水平底下的师资力量等等,我与很多企业的技术负责人交流时大家都感觉很多应该在学校解决的一些基本的概念和技能,需要从头来形成。
这些都让学生对学校产生负面看法,但是我想说的是,无论学校如何,同学们要珍惜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把注意力放在学习知识上,而不是忙着抱怨,能力才是自己赖以生存的资本,珍惜在大学的时间、珍惜还能泡图书馆、自习室和机房的机会,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然后去努力奋斗。”

记者: “学历会不会是你心中的一种痛苦呢?你还会考虑继续深造么?”
Leiwhere:“你突然被迫离开大学生活的时候,你肯定会惶惑,当初两次来到北京应聘,感到那真的是一种门槛。
学历对我来说就像一个荣誉称号,比如:学士、硕士、博士、烈士什么的,拥有称号的感觉应该不错,但我不会去特意追求这个东西。
关于深造的问题,可以这么说,我一直在学习,但不是为了学历.而是兴趣. ”

记者:“有人评价你“当个软件学院的副院长都够了” ”
Leiwhere:“这个评价肯定是过度高估的,这需要非常综合的能力。我很自信自己的研究方法和研究能力,但我文档的能力非常差。更何况这里面还需要很多非技术的能力和头脑”

对年轻程序员的成长和希望
在中国认为程序员是吃青春饭的,一过30就认为需要转行了,但今天的张栗伟依然冲击在研发的第一线,“老张上”就是一种信心的标志。

记者:“在你眼里,年轻程序员的优势和缺点都是什么,他们还缺少哪些呢?”
Leiwhere:“关于青年一代程序员,安天的技术管理团队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尖子的水平更高了,但整体水平下降了。这种情况一方面是信息化程度提高了,接触计算机更早,可以获得的信息量大了,但另一方面也开始更加的集体性的迷茫和失落。
我觉得一些年轻程序员需要强化严谨的态度,安天研发部墙上贴过几句话,“一切可能出错的地方的都会出错”“数据是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我特别不能接受,写完程序就扔给测试人员试用的做法。在武汉的时候,合作伙伴的一个程序员拿程序来给我检查,在我这里运行不起来,我让他找原因,他说,在他机器上是好使得。我特别愤怒,在你得机器上好使有什么用?用户买你的程序是给他的系统杀毒还是给你得系统杀毒?
年轻程序员还需要加强一点,那就是科学的实证精神,计算机已经是一个软硬件结合的庞大体系,在这个体系上的工作,决策时失之毫厘,实现时谬之千里,错误的决策来自狭隘的经验,来自想当然,所以然的态度。比如反病毒引擎的效率优化,可以有很多方案,但一定要去测试,不能想当然做决定,需要用数据来比较、用数据来形成结论。
其实,我很羡慕年轻的程序人,只要年轻的,我基本都羡慕,年轻总是拥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学习,去尝试各种各样的不同机会,
但是很多年轻人没有把时间用在学习上,都浪费了,很多人在做着一些自己很有感觉、但没有价值的事情,比如忙着争论到底是学vc好还是java好,应该使用国产linux还是盗版windows,很多人争论了1年、2年,还在争论,而自己没有写过几行程序,没有认真读过1本书。
对于这些年轻学生,我很想给他们讲那个小马过河寓言故事,尽管他们可能听过无数次,你还界的小学语文那片"小马过河"的课文吧,内容大概是这样的:一只小马想过河,找小鸡打听河的深浅,小鸡说,河很深,昨天淹死了一个同伴,太可怕了,小马又找老牛问这个问题,老牛说,河很浅,还不到我的腰呢,后来小马过去后,觉得河即不像小鸡形容的那样深的可怕,也不像老牛说的那样浅。
安天有个说法,叫做十个哈姆雷特,不顶一个唐吉坷德,也是这个意思,敢于去做就能成长,空想者没有未来。
但另外我也觉得,很多的程序员,不缺少尝试的勇气,他们在忙着尝试各种新鲜的事物,但往往浅尝辄止,而没有自己的主要方向,这些人缺少的就是坚持。我认为专家的成长至少需要6-10年的艰苦努力,没有持之以恒的毅力,是无法成长的。”
记者:“谢谢您接受本刊的采访”
Leiwhere:“谢谢!”
发表于 2009-9-14 10: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年轻的,我基本都羡慕。
发表于 2009-9-18 20: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1# 东门非老余

老张的观点于我心有戚戚焉,难怪有人说他是安天诸牛中最接近大师的
发表于 2009-11-4 17: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年轻的,我基本都羡慕。
东门非礼老余 发表于 2009-9-14 10:29

呵呵,你羡慕的是心理年龄还是生理年龄
发表于 2009-11-9 00: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听说的就是这个人!
发表于 2010-1-9 17: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心态很好!pf
发表于 2010-2-19 16: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外二

看的热泪盈眶啊
发表于 2010-6-26 09: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天走的每一步真的很不容易呢。继续关注。。
发表于 2011-10-12 22: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技术牛人,一直是我心中偶像。
发表于 2012-2-10 11: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向挥洒汗水一步一个脚印接近理想的人致敬!
发表于 2012-6-4 19: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创意安天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创意安天 ( 京ICP备09068574,ICP证100468号。 )

GMT+8, 2019-1-23 23: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